Neff在2003年提出了自我同情概念(self-compassion,SC)并对自我同情的结构作了相关的诠释。他认为自我同情是指对他人的痛苦能感同身受,对别人和自己的痛苦能产生想要减轻的愿望,而且还想无条件的接收和包容他人,意识到挫败和错误可能是人生无法预料和避免的。

版本一:Neff认为自我同情由三个重要的部分组成:(1)自我友善(self-kindness)是指善待和悦纳自己,而不是严厉的批评和责备。(2)普遍人性(common humanity)指认识到所有人都会犯错误和有不足,即“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要意识到自己的遭遇是全人类遭遇的一部分,而不是感觉孤立于社会,并去严厉的批评自己的失败和痛苦。(3)正念(mindfulness)指个体对自身所处的环境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坦然接受并试图调整,而不是忽视和夸大自身的痛苦,同时也要求我们不能持过度的消极想法和感受,这样反而会束缚我们并使得我们会厌恶自己的反应。自我同情的三个维度虽然有不同的现象水平,但是他们三者之间却是相互关联,相互影响。正念即正视现实,也就是认清楚自己的处境,作为一种平衡的装态,为前两者提供了一个滋生的心理空间,清醒意识越高,也就更容易把自己的挫折和不幸置于一种更广阔的普遍人性环境之中,认为自己的不幸可能会发生在所有人身上,而不只是自己经历这种痛苦与不幸,这就就会弱化个体的负面情绪的感受程度,提升自我友善,从而保持一种冷静面对实现的状态。总得来说,自我同情是站在客观的立场去看待自己,是允许我们采取一个更广泛的角度认知我们自己和自己的生活。自我同情与自怜截然不同,自怜是指个体完全沉浸在他们自己的问题上,忘记其他人也有类似的问题。然而自我同情是承认我们每个人都会遭受痛苦,因此培养一个连接的心态并包容他人,帮我们处理生活中遇到的矛盾与斗争,最重要的是自我同情不等于用一种厌恶的方式推开消极情感,而是用积极的思想取代消极情绪。

版本二:Neff在汲取佛教有关思想后提出自悯的概念,认为自悯包含三方面的成分,即自我友善(self-kindness)、普遍人性感(the sense of common humanity)、正念(mindfulness)。自我友善指对自己持关心和理解的倾向,而不是严厉的批评和指责。普遍人性感是自悯的中心,指对人无完人的承认,即认识到所有的人都会失败、犯错或者沉湎于不健康的行为。正念是自我怜悯的第三个成分,它指以一种清晰和平衡的方式觉察当前的情形,既不忽视也不对自我或生活中的不利方面耿耿于怀。

自我同情是把自身的遭遇和负面的情绪体验看着是人类同有的体验,把失败、缺陷普遍化、合理化,并意识到每个经历这种境遇和情绪的人都是值得同情的。尽管很多理论都假设人性都是自我关注和更怜爱自己的,但是普遍的经验却证实人们是对自己更加挑剔和严格的,这样就不允许以自我为中心。自怜者沉迷于自身的问题,忽略了对他人同等情形的感知,以及自己和他人之间内在的联系,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惟一受苦受难的人。自怜者倾向于以自我为中心,强调和他人的距离,夸大痛苦的程度。自怜者过分认同自己的痛苦,没有试图对当时的情绪反应另外做出客观的解释,认知资源(cognitivesources)都消耗在了个人主观的情绪反应上。自我同情不是消极的对待甚至忽视自身的缺点,而是在维持情绪稳定性的前提下,更细致的感知和修正适应不良的思维、情感和行为方式。自我同情能大大激发个人的内在动机,促使个人做出改变。假如个体对自身过分挑剔和苛刻,自我的保护机制会避免自我意识到缺点,从而保护自尊。个体应该留言自身对负面情绪的认识,接纳自身的情绪体验,而不是过分认同自身的不足,而过分贬低自己。

由Neff(2003b)编制,胡小兵(2013)修订的简版自我同情/自我怜悯/自悯量表(The Self-Compassion Scale-Short form, SCS-S)。该量表共12题,包括自我友善、普遍人性和正念3个维度。问卷总分越高,个体的自我怜悯程度越高。

1没有 2偶尔 3有时 4经常 5总是

1、当情况变糟时,我能明白挫折是人生经历的一部分。
2、想到自己的不足,我觉得自己和别人有很大的距离。
3、当令我不安的事情发生时,我尽力保持情绪平和。
4、对于自己个性中我不喜欢的方面,我不能容忍和接纳。
5、在心情沮丧的时候,我觉的可能大多数人比我幸福。
6、当痛苦的事发生时,我尝试客观地看待问题。
7、在处理重要的事情时,即使失败了,我仍能正确看待自己。
8、当我在困难挣扎时,我觉得其他人更容易度过这个难关。
9、当心理沮丧时,我试着用积极,豁达的心态调节情绪。
10、我能接受自身存在的缺点和不足。
11、在重要的事情上失败时,我会感到孤立无援。
12、我能容忍和接纳自己在个性中那些自己不喜欢的方面。

温馨提示:此处为隐藏内容,评论回复后方可阅读。

本研究采取分层整群抽样法,拟选取开封、郑州、商丘等地大学生作为被试,大约800人。考虑到生源地(农村、城市)、性别等影响,尽量做到平均选取。
SCS-S.png
参考文献:
胡小兵. 大学生自我同情、应对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D].河南大学,2013.
孙永鹏. 仁慈冥想干预对初中生情绪调节能力及自我同情的影响[D].湖南师范大学,2016.
陈健,燕良轼,周丽华.中文版自悯量表的信效度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1,19(06):734-736.DOI:10.16128/j.cnki.1005-3611.2011.06.006.